• 111阅读
  • 0回复

獐子岛又飞出“黑天鹅” 扇贝与和君系上演“跑的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u-571
 

发帖
5914
金币
68809
人品
3187
亲朋
30

獐子岛的扇贝们再次“跑路”了。



扇贝的第二次出逃


1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公告里是这样写的:



公司目前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可能对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或核销处理,相关金额将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预计可能导致公司2017年度全年亏损。


来看看,这次虾夷扇贝出逃,獐子岛亏损多少呢?预计公司2017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3亿元-7.2亿元。


此消息一出,市场再次震惊了。


大家纷纷表示,獐子岛的虾夷扇贝真是扇贝里的战斗贝,可以根据上市公司的财报需求自由迁徙,堪称海洋里的“候鸟”。


如果你还记得,在2014年10月份,三季报的披露期里,獐子岛的扇贝们跑过一次,那一次,獐子岛养的扇贝全部跑了,连一只尸体都没有留下。


2014年10月30日晚间,獐子岛发布2014年三季报。獐子岛称由于北黄海遭遇异常冷水团,几年前在海里播下的价值7亿元的虾夷扇贝遭遇灭顶之灾,顺理成章的是,公司前三季业绩变脸,由盈利转为巨亏8.12亿。


这成为了2014年A股市场上最大的一起“黑天鹅事件”,包括社保、人寿在内的众多机构纷纷躺枪。


当年的巨亏,獐子岛的股价也遭到断崖式下跌,由于事发突然,股市里一片哀鸿。关于“扇贝去哪”到现在也是A股里的未解之谜。


关于那次的扇贝出走,不管是天灾也好,人祸也罢,獐子岛因此卸下了某些不可言说的包袱,但代价也是极大的。


由于巨额亏损,导致公司资金链紧张,经营陷入了困境,2015年公司再度亏损,因而挂上了ST头衔。


陷入保壳困境的獐子岛,在2016年引入了战略投资者,实现扭亏,摘掉了ST的帽子,但好景不长,刚刚获得喘息机会之后,獐子岛的扇贝又集体出跑了。


这次,獐子岛吸取了上次股价暴跌的教训,在公布消息的时候,同步停牌了,躲过了1月31日的股市暴跌。但是,乐视网都复牌了,你獐子岛躲得过初一还能躲得过十五么?
扇贝第一次出走后,獐子岛引入了战略投资
刚才上文提到了獐子岛在2016年引入了战略投资,它就是和君系的掌门人王明夫(亦称王明富)派出的上海和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16年6月18日,上海和襄全资子公司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 协议受让獐子岛控股股东投资发展中心持有的5916.12万股獐子岛股份,占獐子岛总股本的8.32%,成为獐子岛的第二大股东,转让价格为7.89元/股。


上述的交易因吉融元通的特殊背景,在资本市场引发热议。资料显示,吉融元通唯一的股东是上海和襄。彼时,上海和襄有三位股东,分别是上海和君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自然人李金良、钱胜红。其中,上海和君尤为引人关注,其是由和君集团董事长王明富等出资设立;而钱胜红是和君资本高级合伙人。


通过这笔交易,獐子岛与有着市值管理专家之称的和君系产生了直接的联系。


上海和襄和吉融元通当初是以“战略投资”的身份介入獐子岛,双方表示要在多个领域展开合作,支持上市公司建设“资源+渠道+品牌”的新型产业生态。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双方却并未有实质性的动作
扇贝出走前,“市值教父”已经先出逃了
但有意思的是,连市值教父都未能阻止扇贝的出逃,倒是市值教父先走一步了。



回溯一下过往发生的事件节点,和君系进行了神一样的精准减持。


2017年8月16日,獐子岛披露2017年半年报,营收增长12.6%,净利润暴增360.16%,可谓靓丽。


2017年9月2日,獐子岛便发布了第一次减持公告,公司第二大股东和岛一号基金计划以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方式减持獐子岛股份,计划减持数量不超过本公司总股本的3%。


此减持公告披露不久,獐子岛披露了三季报,净利润增幅13.07%-38.20%;同时,10月25日,獐子岛公告称,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显示,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尚不存在减值的风险。


随后的2017年11月13日-2017年12月19日,和岛一号基金分四笔卖出獐子岛199.85万股股票,占比0.28%,套现逾1500万元。从减持均价来看,有三笔在7.9元左右,与和岛一号基金2016年买入的7.89的价格相差无几。


另外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在扇贝第二次出走前,和君系似乎急于和獐子岛撇清关系。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上海和襄的投资人在2017年11月3日发生了变更,上海和君退出,自然人朱源健进入。公开资料显示,朱源健为和君资本业务合伙人。
扇贝到底去哪了
獐子岛直到2018年1月30日晚间才对外披露信息,此前在公开披露的信息中,没有一点扇贝想要出走的迹象。



除了在去年10月底披露了不存在减值风险的抽测结果外,2017年12月初,獐子岛还曾组织投资者进行现场调研,其中包括“调研虾夷扇贝苗种底播”,参与此次调研的信达证券于2018年1月初发布研报称,獐子岛“主营产品虾夷扇贝亩产得到显著恢复”,并预计未来扇贝亩产恢复也将维持一定增速。


事情发生的如此突然,让人猝不及防,扇贝到底去哪了,可能又是资本市场另一个难以揭开的谜底。


来看看獐子岛的持股结构吧,根据2017年三季报显示,獐子岛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是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而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是长海县獐子岛镇人民政府100%控股的公司,也就是说,獐子岛镇政府是獐子岛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獐子岛第三大股东是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这实则是长海县獐子岛镇褡裢村村民委员会100%控股的公司。


獐子岛第四大股东是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同样是长海县獐子岛镇褡裢村村民委员会100%控股的公司。


獐子岛的第七大股东是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在2014年扇贝第一次出走后,獐子岛打着“利益共享、提高职工凝聚力”的旗号,推出了员工持股计划。


不超过195名公司员工准备自筹不超过4000万元,并向獐子岛董事长借款不超过8000万元,用于购买獐子岛股票。


2015年4月30日,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完成股票买入,购买均价为12.58元/股,购买数量为676.6033万股。


然而,公司股价再次之后便开始下跌,到2016年5月4日锁定期满之后,獐子岛股价已经跌至9元/股上下,此后也一直没能回归到12.58元/股以上。截止2017年1月30日,獐子岛股价报收7.73元。


按照计划,獐子岛员工持股计划的存续期在2017年12月24日截止。彼时,面对8元/股的股价,公司员工持股计划不得不宣布将存续期延期36个月。
飘域家园关闭游客附件下载权限及注册审核的通知---若有审核延迟(24小时内)请耐心等待!
 
快速回复
限600 字节
【严重提醒】:胡乱回复、恶意灌水是要被杀掉的!请注意您的言行举止!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