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阅读
  • 0回复

[吹牛闲聊]礼貌的限度:中国人“聪明”过头了…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u-571
 

发帖
5565
金币
68083
人品
3153
亲朋
30
之前我在申请日本研究生(“研究生”相当于国内的硕士预科)时,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倒霉蛋,沮丧地晒出了自己被教授拒绝的邮件。通过邮件的内容,可以看出这个事件的始末缘由大致如下。


这个学生已经得到了教授的认可和许诺,确立了不远未来的师生关系。然而这个学生又尝试联系了同专业的其他学校教授,被这个教授发现了。这个教授在邮件中的措辞,按照日本人的礼貌标准,已经是相当不客气了。大致表达了三点内容:“1、你是不是又联系了XXX老师,不要以为我就不知道,我们老师之间也有关系网的;2、我已经答应做你的老师了,你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这样做,起码的礼貌都不懂;3、我不想做你的老师了,你另请高明吧。”


在此,先稍微科普一下日本高校硕博阶段的招生制度。中国所说的硕士,在日本被称为修士,学期2年;博士是一样的称谓,学期3年。不过有些专业没有修士这个阶段,是一个连续的5年期,前2年被称为“博士前期”,后面3年就是“博士后期”,可以理解为国内所说的“硕博连读”。另外,在正式的硕士课程之前,有些人要进入一个过渡阶段(主要为对日本不太熟悉、或者日语尚未达标但专业水准合格的外国人准备的),相当于预科,日语管这个身份的学生叫“研究生”,正式的硕士在读生,被称为“大学院生”。


而且,在日本的硕博招生诸环节中,话语权最大的是导师,其次是院系和学校,最后是文部省(教育部)。不论对日本人还是外国人,都一视同仁。那么也就是说,不存在全国统一入学考试。所以,想要申请去日本读硕士或博士(包括预科),最开始要先得到导师的认可。若导师认可并愿意接收,就会对你做出正式的承诺,然后你再去向学校提交材料,走入学程序。这期间,国家几乎没有什么干预,不存在如国内一样的“招生计划”。不过,正式的院生或博士生,也要通过考试的,一般设置考试内容和方式的,也往往是院系教师们。此期间,校方最主要的功能,是走流程办手续。那么,就有了上面那个事件,只要这个老师主观不想收他,那个学生无论如何进不了这个学校。


或许这个规矩看上去太随便,受到的个人因素影响太大。在我看来,这个规矩下培养出来的学者,才更像真正自由的、有独立思考精神的学者,而不是“国家计划学者”。记得陈丹青先生当年从清华美院辞职,也是因为觉得招不到让自己可心的学生。硕博这个阶段,并不是本科的延续,而是进入了“学术的职场”。从入学那天起,就要有作为职业学者的觉悟,而不该是谋求一个看上去更赚钱的工作。硕士博士的课堂,应该是老师和学生们热烈地讨论乃至争执辩论,而不是一个老师站在前面慷慨激昂地给一群木讷地孩子们说教。诚然,不排除有的老师品性一般,思考方式也古怪,会因为荒唐的理由拒绝某些有潜力的学生。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做“师父”的人,最清楚什么样的人会有能力把自己的事业发扬光大。况且日本的教育制度乃至各种社会制度,都会限制学生和老师,不做太出格的事。


再说说礼貌的问题。当时我看完这个倒霉蛋的帖子后,把这个事讲分别讲给了两个朋友。一个人表示认同那个教授,学生活该。另一个认为那个教授太矫情,学生可怜。在我看来,完全认可教授的做法,并不觉得过分。不过,对那个倒霉蛋和持另一个观点的朋友,都表示理解。因为,我们的礼貌限度太低了,近墨者黑,很难有人能免俗。


说实话,看到那个帖子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如获大赦一般,心中暗想“还好我没这么做”。因为在我获得了自己的教授许诺以后,也闪过一个“要不要试试更好的学校”的念头,不过马上又觉得很喜欢这个教授,而且学校虽不是顶尖也是日本一流大学,总之我很满足。加之我又嫌麻烦,也就放弃了“寻求最优”的想法。我当时并没考虑什么礼貌的问题,故后来看到那个帖子时,也是为之一震,又后怕又羞愧。


我的申请之路,也比较坎坷。从着手开始办,到最终获得教授的认可,前后历经9个多月。在开始的前半年时期里,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大量做功课,了解日本的招生制度,去各个大学的官网调查专业设置,记下了一些有意向的教授的名字,然后再去调查这些教授在学术界的影响力和个人成果……同时,按照我擅长并期望的专业,撰写研究计划书。(其实,如果以申请预科为目的,研究计划书不是特别的重要,有一份终究显得态度好,虽然我的也“白写了”。)


然而,在当下这个学校成功之前,收到了两个拒绝(其实都不是很直白地拒绝,只是提出了比较高的附加条件),一个欢迎。拒绝我的是两所世界级一流名校,东北大学和京都大学。这点来说,让我这种国内三流大学出身、又抛下专业课就业多年的混混不那么沮丧。欢迎我的是日本一所三流大学,开始有点进退两难,毕竟这所学校和这位教授,都是我计划外的,也就是说,是跌破我选择底线的,至少我还对自己的专业能力有些自信。另外,放弃了多年混社会的经历重返校园,我可不想随便混个文凭了事,尽管它不是野鸡大学。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现在的教授给我回复了邮件,意思是他前一阵很忙,没有即时回复我。如果先读他的预科,会比较容易通过。这个教授虽然也在我计划内,但我本来没有抱太大希望,所以只是单纯表达了意向,没发我的研究计划。收到这个回复后,果断和他聊了聊专业话题。为了节省时间,也没发冗长的研究计划书,就是以请教的名义聊天,尽可能地把我的专业水准展示给他。接下来的一周,几次往来邮件以后,得到了教授的认可和许诺。我也就毫无压力地拒绝了前面那位,以及后来回复我的其他教授。


想必我这种经历,在申请日本读研读博的学生中,不是个例。而前面说的那个倒霉蛋,也绝非个例。假设这样的事发生在国内,估计很多老师也明白学生会这么做,只不过表面上不被发现,就姑且可以容忍。如果被发现,其他不论,至少是很尴尬的事。我也不是什么道德圣人,也动过这种私念,所以不想批评那个倒霉蛋。只能说,我们的礼貌限度,真的太低了。如果照前面那个教授说的,“连招呼都不打”是缺乏起码的礼貌,我觉得这就是礼貌的限度。的确,人都有私心,而且假如真的“打招呼”了,可能很大程度上,会招致教授的不快,也一样很有可能被拒绝。但是,想维持这样的高限度礼貌,在普遍礼貌限度低的社会里,是需要勇气和见识的。


曾经和一个学法律的人聊天,他认为,道德和礼貌是社会规则的最高限,法律是在维持最低限。也就是说,只要在法律的底线以上,社会的文明程度,就要靠道德和礼貌来体现了。我想,某种程度上讲,礼貌是比道德还要高的标杆。好像不少人都讨论过这样一个话题:中国人“聪明”的过分了。不少人表现出来的或是礼貌、或是粗暴,并不是情绪表达,而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故意表现出来的态度。小时候遇到一个父亲的朋友,他对手下人的态度特别差,我就不理解他为什么能对我们很和蔼,对属下就那么粗暴。那个叔叔的解释是:如果不这样做,就管不住那帮“欺软怕硬”的手下。长大以后回想起来,他就是把“礼貌”当做一种社交工具而已,必要时才用;反之,粗暴也是一种工具。


前面那个倒霉蛋,恐怕也是这么想的,“反正我有保底的了,再试试别的,如果有更好的,就果断拒绝这个”。这种鸡贼思想,不能绝对说就是无耻。如果面对“非人类感情因素的事件”,比如科学实验,或者寻求高效率的工作模式,还算是一种智慧。但是如果底线太低,用在与人相处中,就不容易被接受了。


扑克牌、棋类、麻将、牌九等各种能作为“赌具”的东西,都诞生于人类的博弈思维,然而这种博弈思维,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适合被当做智慧的。曾经一个做IT的朋友,给我简单解释过AI和真实人类的区别。AI的智慧,是以达到目的为己任的,比如让一个媲美人类思维的机器人,从A点到B点,他就会用自己学会的各种能力,选择最优解。但是这个最优解,是针对机器人自己的最优解,很难照顾到一个环境下的整体最优解,甚至说,在一个大环境里,可能根本不存在整体最优解。人类的思想中最可贵的是情感,它在权衡这个不存在的最优解。我以为,礼貌就是在照顾人类的情感因素,也是在法律和道德以上的最高限。


在此之前,我也曾在日本生活过一阵。不得不承认,日本人的礼貌限度确实相当之高(当然也有不礼貌的人)。我曾秉承的礼貌,在日本人眼里可能会觉得是不够谦虚,以至于我觉得当时一些人对我的赞扬,也是出于礼貌,不是我真的多么厉害,更不是他们打心里赞许我。有意思的是,我渐渐发现通过礼貌程度可以判断日本人看待你的亲疏远近,越是以礼相待,就越疏远;反之,讲话越随便,就越亲近。这点放在国内一般就不太适用了,恐怕不少人都遇到过类似难以把握对方情绪的境况吧。后来,我发现在日本能混得不错的人,哪怕他出身非洲原始部落,对他第一印象也很难坏起来,礼貌已经成了自觉。


路易十六的妻子玛丽王后踩到刽子手并说“对不起”的故事,究竟是不是真的,并不是很重要。至少,我愿意相信,礼貌是在成长中潜移默化,深入骨髓的一种高级修养。就算我们不是欧洲贵族,或难以企及日本人的高度,也不要把礼貌当成手里的一张牌,去和人的情感进行博弈。


曾经遇到一位创业惨败、还各种受骗的大哥,后来也终于小有成就。他在最落魄的时候说了一席话,让我觉得他的成功只是时间问题。我把那些话总结成一句,送给列位看官共勉:


不论落魄到什么地步,都要守住属于自己最重要的财富——善良和涵养。
把bbs.homefei.me分享给你朋友,更多人使用,BT下载速度越快!飘域家园欢迎你每天都来!
 
快速回复
限600 字节
【严重提醒】:胡乱回复、恶意灌水是要被杀掉的!请注意您的言行举止!
 
上一个 下一个